当前位置:银河607.com历史汉朝大臣张安世是什么人?他为何能善终呢?
汉朝大臣张安世是什么人?他为何能善终呢?
2022-09-23

每当一提起汉朝大臣张安世总想起和电视里面的那位,那么小编就不得不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了。

汉朝建立后,有名的大臣有很多,但论地位和显赫及能力来说,霍光应该算一个。他是霍去病同父异母弟,还是汉武帝的托孤大臣,更是汉宣帝的岳父,无论身份和地位,可以说无人能比。但霍光死后,汉宣帝并没有放过他的家族,最后以谋反罪诛灭霍家。但在汉宣帝时,还有一个大臣,地位与霍光差不多,而且财富比霍光要多的多,为何能善终呢?

越辞职越升官

这位比霍光显贵的人名为张安世,是汉武帝是重臣张汤之子。张安世历经武帝、昭帝、宣帝三位皇帝。汉昭帝时,在霍光的建议下,张安世为右将军兼光禄勋。汉昭帝元凤六年,张安世被封来富平侯。

张安世从小因父当官,以“官二代”被封为郎,又因张安世善书,因此汉武帝时期就任给事尚书。昭帝死后,霍光与张安世等人,废了昌邑王,而立汉宣帝。但在霍光当政时,张安世默默无闻。直到68年三年,霍光病死,就有御史大夫上书“……车骑将军张安世孝武皇帝三十余年,忠信谨厚,勤劳政事,夙夜不怠,与大将军(霍光)定策,天下受其福……子张延寿忠厚,为光禄勋,领宿卫臣。”宣帝当即同意。

张安世听说,坚决不同意。他在汉宣帝退朝时再次求见,张安世摘下帽子磕头请求皇帝“老臣耳妄闻,言之政事未施行之前之事,臣不言……臣不足居大位,继大将军后。唯天子裁哀,以全老臣之命。”坚决推辞封自己的官。

汉宣帝笑着说:“君言太谦。君而不可,尚谁可者!”。张安世再次拒绝给他升官,汉宣帝也无奈了。但几天后,张安世竟被封为大司马车骑将军,领尚书事。成了朝中重臣。

又过了几个数,又封张安世为卫将军,兼皇宫及城门等管辖权。张安世成了直接保卫汉宣帝的近臣,可见汉宣帝对他的信赖。

越小心越受宠

张安世当上大官后,越来越小心,当时霍光儿子霍禹为右将军,汉宣帝以霍禹为大司马,免了他的右将军屯兵之职。实际霍禹只有一个虚位而已。被汉宣帝夺去实权。一年后,霍禹谋反,汉宣帝下令夷灭其宗族。

本来很小心的张安世害怕了,因为霍光死后,汉宣帝打压霍家早已是不争事实,现在要夷灭霍家,他的孙女还是霍氏外属妇,按照法律也应当一起被杀头,而且按连坐罪的话,张安世也要治罪。

张安世既害怕又紧张,有一次汉宣帝看他脸色不好,就问他有何事。张安世就说出实情,于是宣帝赦免张安世孙张敬之罪。并且安慰张安世不要害怕。而且汉宣帝对张安世越来越好,让张安世更加害怕。

张安世深知,自己的孙女以罪名的话应当受到牵连,如果不是自己和皇帝说,恐怕必死无疑。此时朝廷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他,甚至想弹劾他,张安世越想越害怕。但汉宣帝却并没在意,而是一如既往对待张安世。

越谨慎越安稳

张安世在典枢机工作时,他的工作也谨慎而周密。而对内对外并没有任何空隙,也没有任何疏漏。而朝廷定立的大事,都是皇帝的决议,他不敢有半点违背汉宣帝的事。

在汉朝没有科举制度,选官时,都是当官举荐,当时张安世曾推荐过一个官员,此人后来升迁后,就来看望张安世。没想到张安世非常生气,他认为举荐达能是大臣的职责,哪有私自感谢之说。于是他与这个人绝交,再也没有联系。

张安世身为重臣,身边的人认为应该被推荐,但张安世从不推荐。张安世说:“君之功高,明主所知。人臣执事,何长短而自言乎!”后来虽然此人升官,但张安世表面与其也不交好。此后再有身边人求官,张安世都不会推荐,而且即使朝廷下令让他下属升官,张安世就会躲避他们,不再与其来往。

张安世为什么这样做?当然并不是他不徇私情,其实他是为自己,怕到时惹祸,被人告结党之罪。可见张安世小心极点了。

张安世手下人喝醉了,而且做出不礼的事,但张安世都饶过他们。即使他的手下官与奴婢私通,被人告发,张安世就将奴婢嫁走,然后把事压下,不让人往外说。张安世这种做法,他的下属没人说他坏话。越推辞越有钱

史料记载,张安世比霍光有钱,而且钱多到花不完。他的钱可不是贪来的,是因为他的哥哥,他才得到这么财富。

张安世的哥哥是谁?

张安世的哥哥叫张贺,也是卫太子刘据的身边臣子。后来卫太子被汉武帝诛杀,刘据门下的宾客也都被杀,此时张安世向汉武帝上书,请求不杀兄长张贺。于是张贺就只下“蚕室”。所谓的“蚕室”,就是与司马迁一样受到宫刑,因为受刑后需要进入密室,不能见光,就如养蚕者的蚕室,因此受宫刑的人居住的地方叫“蚕室”。

由于张贺受了宫刑,他后来能到后宫中任职,任掖庭令,实际就如宦官,但又不同于宦官。此时当汉宣帝还是婴儿,张贺就以武帝皇曾孙的名义收养汉宣帝。由于张贺曾是刘据的手下,因此对汉宣帝十分尽心。汉宣帝长大后,张贺亲自教书,张贺又为他选了许文汉的女儿为妻。

此时张安世不敢接近哥哥,因为谁都知道,如果汉宣帝不继位,他充其量就是罪臣之子。后来汉宣帝即位后,他十分感谢张贺对自己的养育之恩,但张贺已经死去。不过汉宣帝对张安世却很好,知道他们兄弟感情。他曾对张安世说:“掖庭令平生称誉我,将军止之,是也。”汉宣帝也原谅了张安世的小心之举。

由于张贺有一儿子早死,张安世就把小儿子张彭祖过继于兄长为嗣。这个张彭祖从小与汉宣帝一起读书,关系非同一般。汉宣帝想张彭祖为关内侯时,张安世又紧张了,他认为张家不应受封太多,于是就向皇帝辞去了封的侯爵。还要求减少张贺的守冢户数,但汉宣帝没同意:“吾自为掖庭令圭,非为将军而封”。张安世没再推辞。

一年后,汉宣帝再封张彭祖为阳都侯,张贺的孤孙张霸为散骑中郎将,封关内侯,此时张霸只有7岁。

张安世受到这么封赏,越来越小心。因为他世袭父亲,而且封侯,就向汉宣帝推辞不要奉禄。但汉宣帝赐给百万无名钱。

宣帝元康四年,张安世病故。

张安世能得以善终,主要还是他小心谨慎,有功不傲,身为高官,更加谨慎,甚至不敢当官。这种不贪恋钱财的,不贪恋权力的人,善终也属正常。而反观霍光就没有做到这点。